博彩公司网址大全·收藏本站·留言版·友情赞助















































 
『原创诗歌』 现代诗歌 澳门博彩信誉平台 精短诗歌 散文诗歌 原创歌词 系列组章 『散文庭院』 心情絮语 情感故事 山水游记 我写我心 乡情亲情
『诗坛纵横』 诗歌评论 编辑论诗 每周一评 各抒己见 评点诗人 诗人访谈 『随笔杂文』 时闻热议 思想迸发 随性笔墨 影评书论 快人快语
『古典诗词』 五言绝律 七言绝律 宋词元曲 古风古韵 古韵新创 古文楹联 『小说园地』 中篇故事 短篇故事 精短故事 微型故事 原创剧本
『长篇连载』 爱情故事 都市言情 武侠连载 青春校园 生活情感 古典浪漫 『诗歌连载』 玄幻科幻 军事历史 社会纪实 系列散文 侦探悬疑
『精品典藏』 精华作品 优秀作品 媒体征稿 最新公告 最新文集 同题诗赛 『情诗大赛』 优秀文集 编辑文集 文集排行 阅读排行 评论排行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短篇小说 >> 贫夫升官记——群英荟萃文艺圈 
    作者最新发表
    本版最新热文
    最新诗歌作品
    最新短篇作品
    最新长篇章节
贫夫升官记——群英荟萃文艺圈
作者:贫夫 发表于:2019-2-27 21:01:00 | B级授权 | 短篇小说 | 人气:79

想贫夫穷急无聊,天天靠两篇杂文度日,时间久了,虽没吃胖,却把大老板彻底开罪。老板找亲信一合计:“这老头天天找事,大概是穷急生疯,才胡言乱语,咱要来硬的,这厮真敢访到北京去,得想个两全其美之计,不如......”
  老板于是在大会上宣布:“多年以来,领导向来是女同志当秘书,太腐败了!作为一名党员,我要积极响应党的伟大号召!反腐倡廉!今天开始,任命贫夫当我的秘书!”
  台下热烈空前的掌声此起彼伏,人人脸上现出幸福的笑容,不少老同志还在不住地擦眼泪。贫夫刚要飘飘然,立刻领悟到,大家决不是为贫夫鼓掌,都是为了美好的明天而激动——当然,人们早忘了台上的人喝了他们多少血,与其说老百姓善忘,不如说百姓们善良,相信一切虚缈的明天。
  第二天一大早,贫夫就被叫到老板办公室,围了一大群男女职工,老板一面叫我把大家反映的情况记下来,一面和蔼地招呼大家:“大家不要急,一个一个来,”为了表示民主,还风趣地说:“你们看,我又不是驴耳朵,怎能一下听完?你们说是不是?”大家小心地笑笑。
  一位老师傅说:“领导,我们上个月反映的情况快解决了吧?要不是孩子们等着,也不会来麻烦您。”“咳!说什么麻烦!这是本人的工作嘛!你太客气了!不就是那件事么,不用担心——你看到了,这么一屋子的人,谁没有急事?我总得一件一件的办吧,看把我乱的——别急嘛,哈哈哈哈......”领导说了这热乎乎的话,脸上坦荡着无邪的笑容,那位老师傅立刻内疚地道歉,边往回走边满足说给老板听:“看咱的领导,多平易近人,我跟他说话,他都不发火,还那么热情,如果那个叫什么夫的再写杂文说他老人家的坏话,我第一个不放过他!”这话招来众人一阵赞同。贫夫原打算忍辱负重借机混入领导身边干干地下工作,将来好反映更多的内幕,听了众人议论不由得阵阵发冷,愣愣地看着领导热情的表演......
  送走录完像的新闻记者,领导带着我和几个亲信来到红颜大酒店。贫夫见状,忙申请道:“既然现在不忙,不如我先回去?”亲信“傻贱凶”[偷卖单位物资后装傻,对领导假装卑贱,对工人比狼狗还凶——人送之外号]冷笑道:“回去?干什么呀?继续写杂文?开玩笑!”
  到了楼上,这几位先生蜂拥进入一间客厅,里面坐着几位漂亮的女子,纷纷起立,很熟练的与领导各就各位。一位女郎的美目扫向贫夫这边,贫夫马上挺直腰杆,显出很精神的样子,但听女郎凑在老板耳边问道:“他是干什么的?带个穷老头来这儿干啥?”
  老板哈哈一笑,毫无顾虑地说道:“这老东西没事儿就爱说别人的坏话,实在令人讨厌,说不准哪天就捅出事了,不如带着他一起活动,一则让他连打喷嚏的时间都没有,还写个屁?二则他也参与了,写咱们还不是写他自己吗?嘿嘿哈哈哈!”女郎揪住老板的耳朵娇声说道:“没想到你这猪头还挺灵活的——对了,”女郎接着问道:“听说你们厂的效益很差,亏本了,那以后你......”老板善解人意地说道:“宝贝,效益再差,能亏我的本吗?呵呵放心吧!”女郎仍关心地问道:“我能放心吗?听说上面还要检查......”“哈哈哈哈!检查?好呀!”老板爽朗地大笑:“亏本原因还不是人员富余,一减员,就增效了——其实增他妈的效,还不是增到你这个小狐狸精的口袋里?我看你别操这份闲心了,还是操点该操的吧!”
   “哼!还说呢!”女郎突然不满,对老板的耳朵由揪变掐,柔声怒道:“听说你前几天又去找那个狐狸精了,有这回事吧?!”几位亲信连忙来劝:“嫂子你误会了,我大哥是那种人么?一定是新兴宾馆那老妖精在挑拨!”
  女郎信口说道:“好吧,姑奶奶相信你们一次,不过......”女郎脱下高跟鞋放在桌上,倒进去两杯酒:“你得喝了它,表示诚心!”
  贫夫正静观其变,突见女郎如此,不禁暗笑:“这下架子端炸了吧,老板平时在厂里何等威严,怎会......”
  果然,听到老板大声叫道:“什么!!”
  老板娘应声而进:“大哥,有什么吩咐吗?”
  老板斯文地说道:“没什么,嫂子——花花她,她终于......”
  老板娘何等眼尖,马上看到桌上的高跟鞋,喜出望外地欢呼:“你福分不浅呀!谁能有你这样的口福呢!看来花花对你是真心了——恭喜,恭喜啊!”
  老板激动地端起鞋杯,深情地挽住花花的手,一饮而尽。
  贫夫喉咙里一痒,拼命地找痰盂——唉!毕竟一生穷命,实在欣赏不了上流社会的活动。
  女郎见此,柔声娇道:“你真的很重感情,我觉得你是个好男人!”
   “当然了,”老板放下鞋杯,拿出一对金灿灿的手镯,温情地说道:“下星期天你过生日,送给你的。”
  孰料女郎不喜反忧:“那天你不来吗?没有你,我怎么过呀!”
  老板痛不欲生地说道:“我怎么敢来呢?星期天工人都放假了,象野鸡一样到处乱跑,万一被他们撞见,岂不坏了名声!说不准还能引起事儿呢!”
  女郎想都不想,打断老板的话:“你呀,真笨还是假笨!还不如我,”女郎信口说道:“把星期天变成星期七——命令他们周末都加班,不就得了!”
  紧接着,贫夫的冷板凳摔倒了......
  老板早早的就安排好全体职工周末加班,接下来就是指使亲信们给花花嫂子大力张罗生日宴会的种种事宜,据内部消息透露,财务科的资金就象决堤的水一样流向花花嫂子的生日。“花钱再多也不用在乎,”用老板自己的话来说:“爹娘死时没有大规模地动用国有资金尽孝,造成了一辈子的遗憾,这次立志要把当初的过失弥补回来。”为购置珍奇隆重的生日礼物,老板还亲临各大商场,拖着两百多斤的身躯动力十足地奔走着,这几天他明显地的年轻了二十多岁,一直年轻到星期五的下午三点钟——那是老板接了一个电话,刚放下电话,老板就衰老了,憔悴地瘫在沙发里不再动弹。
  眼见老板变的如此颓废,几个亲信登时慌了——不是关心老板,而是怕老板万一废了,他们这些年的热灶就白烧了。经过亲信们再三体贴的劝慰,老板终于泪眼朦胧地道出原委:“刚才,文化局局长西门贺来电话,星期天要来咱们这里考察,要咱们文化站和兄弟单位文化站各出两个代表参加文化座谈宴会。”亲信们登时明白了:“难怪老板的压力如此巨大,咱们单位从上到下没有一个认字的,就一个贫夫念过几年小学,偏偏还是个反调份子。如今,该怎么应付上级的考察呢!”亲信赵精光[上班时只要领导不叫,下班后只要他不饿,铁定会出现在牌桌前,困的睁不开眼时仍然继续赌博,常常输的精光,人送之外号]比较老练,沉着地安慰老板:“您别着急,这几天我不吃饭不拉屎就算不打牌也要请人教我几段文化,一定帮您应付......”“屁!”老板衰弱地骂道:“你能不能先找准方向再献殷勤!我不是担心别的——星期天!是星期天那!你花花嫂......”赵亲信再次明白了:“是呀,上级这一考察,您就无法参加花花嫂的生日宴会了,这些天的准备就白费了。要不,请花花嫂一同参加文化座谈宴会?这个宴会的规模肯定不会小,就当是为花花嫂共宴生日了。”
  老板眼睛一亮,接着又黯了下来:“不妥不妥,花花毕竟不是咱单位的员工,名不正,言不顺,怎么能参加呢?”
  赵亲信毕竟是个高手:“如此文化盛宴,若能邀请到社会上的女诗人出席,可谓锦上添花,我想领导应会更加惬意......”
  老板笑笑:“小赵子的主意不错,西门局长的确喜欢美女——当今社会又有哪个领导不喜欢美女呢?问题是,大家也知道的,你花花嫂的文化水平和你们不分上下,把她逼疯也装不成女诗人呀!”
  赵亲信凑到老板耳边:“老板啊,这还需要文化水平吗?长的漂亮就行了。”老板心照不宣地笑笑:“小赵子,记你大功一件——回头再给你开几张财务上的批条——贫夫啊过来,你也准备准备,星期天一块出席文化宴会。”赵亲信连忙进言:“老板,这么隆重肃穆的场合,带个反调份子合适吗?”老板哈哈一笑:“有我盯着呢,这老东西敢翘盘子吗?再说,准备个小学毕业的文化保镖也好,如果用不上就当牵条狗,万一用上了,还能帮我抵挡两句文化词儿呢,我就不信姓贫的胆敢明着拆我的台,哈哈哈哈!”
  文化座谈宴会设在新兴宾馆,比红颜大酒店的级别还要高,属于局级领导出入的场所。宴席的首座正是西门局长,左手旁是兄弟单位处长于奉山和他的文化保镖关民[心狠手辣外号棺民——哪个员工敢惹他不开心,就等于把自己送进棺材里了];右手旁是老板,依次是貌美如花的花花和敬陪末座的贫夫。领导们相互寒暄过后,老板拉着花花站起来向西门局长介绍:“请允许我介绍一下,今天,我有幸邀请到了著名的女诗人花花女士,请西门局长看看长的咋样,稍后,还请女诗人一同探讨我国诗歌的发展趋势呢。”“女诗人?哦?”西门局长稍微一楞,接着大悟道:“欢迎欢迎啊,如此貌美的女诗人,实在难得,真是我国文艺界的荣耀啊!对了,我也结识了一位女诗——女作家,对,作家,长的也十分美貌,不如邀请过来共同探讨文艺。”西门局长话音刚落,老板和于处长纷纷表示巴不得早点一睹女作家的芳容,于处长还识趣地和他的文化保镖一起挪了挪位置,好让即将光临的女作家坐在局长身边。西门局长一边掏出手机,一边冲于处长点点头表示嘉许。
  西门局长一遍一遍地拨着手机,但一直没有拨通,大家静静地注视着局长,没有一个人说话,生怕影响了局长即将打通的电话。也不知过了多久,服务员把山珍海味摆了一桌子,西门局长终于放下手机撂出一句:“怎么都关机了!”随后自知失言,于是笑笑,对左右两边说道:“作家都忙啊,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吧。”老板陪着笑笑:“是呀,相约不如偶遇,花花女士,咱俩换换座位,今天你能与西门局长偶遇,也是前生的缘分,如能蒙西门局长对你加以指点,对你的文学修养大有益处。”
  西门局长本已绷紧的脸皮刷地松了下来,眼看着老板和花花换过座位,方和蔼地说道:“不用换了,坐哪里都一样的,都可以相互探讨的嘛。”老板和于处长一同笑笑,贫夫和关民一见领导笑了,赶紧跟着一起笑——如果不笑,就会破坏现场气氛;但领导笑容一停,大家必须赶紧停住,不然就是出风头,每个领导都会厌烦,轻则会当场被骂不懂规矩,重则会直接下岗;至于说话,领导不问的时候,一个字也不能说,万一领导百年不遇地问一次话,也必须简短精确地回答,多一个字都不能说,这就是规矩。要说领导嘛,不论是打嗝还是放屁或者是胡言乱语都没有关系,总会有小领导笑脸奉承,为了表示亲密无间,往往和大领导一同打嗝放屁胡言乱语。总之,只要敬陪末座的保镖不吭声,酒场的气氛就是和谐而欢愉的。
  宴会极其和谐地进行完了三瓶好酒之后,西门局长隆重发话:“我中华文化很好啊!尤其是唐诗,都来源于生活之中,却又飘离于生活之外,这一内一外,可谓五千年来的精髓所在啊——对了,在座各位现在有谁能说出新兴宾馆楼高多少层,墙体是什么颜色,楼顶是什么形状的呢?”老板和于处长一时摸不清西门局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虔诚地推托不知。西门局长盯了花花一眼,花花正在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局长的脸,局长很满意地把整杯茶水一饮而尽,突然朗声吟道:
  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吟毕,左右扫了一眼,目光又落在花花的粉白脸蛋上:“各位现在知道了吧?坐在房间里,天花板、墙壁挡住了你们的视线,又怎么能看到庐山的真面目呢?要想看清楚,还得在外面看——刚来时,我专门留心看过了,这就是比诸位更加细心的地方。本诗的意思就是,教育人们要多留意、多观察生活中的细节,方可见人之所不见,成人之所不成!”局长话音一落,大家噼里啪啦开始鼓掌,于处长抢先赞道:“西门局长讲解的太好了,又深刻又精辟,而且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对对!”老板慌忙抢过于处的话:“敝人认为,当今中学的教师——不,乃甚大学教师的授课方法哪怕能赶上西门局长的万分之一,我国的科技早就世界领先了,您讲的真是太精彩了。”花花也在一旁拍着小手娇道:“喝一杯,喝一杯。”西门局长微笑着端起酒杯。
  喝完这杯酒,老板推笑说:“我失陪一下,去趟洗手间,马上回来。”局长边点了一下头,边对着花花又举起酒杯。老板冲贫夫使个眼色,贫夫连忙起身跟去。老板没有去卫生间,而是到大厅找个沙发坐下,点燃一只香烟说道:“不知楼山真面貌——局长发飙了,你告诉我,一会我说一段啥词儿?”贫夫理解了老板的意思,于是很殷勤地说:“老板,今天刚巧是端午节,咱说一段最有意义的吧,”“最有意义?好呀!快说——但不要太长了,也不要太难记。”贫夫晃着脑袋吟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意思是......”“没时间管啥意思了!”老板打断贫夫的话:“大家都是文化人,该知道什么意思的,整太复杂了也不好记——第一句是?”贫夫放慢语速:“路、漫、漫、其、修、远、兮。”老板平时就不懂这些东西,何况现在七八两酒下肚,更是一头雾水:“什么棋?什么西?你说明白点!说好了回去我给你两百块钱奖金,不说好你就等着瞧!”贫夫一惊,忙用捷径教道:“路慢慢汽修远西......”
  回到酒桌刚一落座,老板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吟诗——盖不抓紧吟出转瞬即忘:
  路慢慢,汽修远西,
  五将上下,而球、而修索!
  老板待一吟毕,忙往嘴里倒了满满一杯茶水,咕咚一声吞进肚里,很舒服地打了一个嗝:“局长大人的唐诗确是我国文艺之精华,我吟这个宋词啊,比起唐诗来......”贫夫怕老板出丑,忙小声提醒:“老板,是屈原的......”老板正说的起劲,被贫夫这一打断,十分不满,立刻相当在行地批评贫夫:“你懂什么!还曲元呢?我们在探讨高雅文艺,你不懂就别插嘴!天下谁不知道那个唐诗、宋词、元曲、清照啊,你再曲什么元的胡说八道就滚蛋!”于处长见气氛有点紧张了,忙热心圆场:“好,老板这宋词也好,元曲也罢,总之是紧跟局长大人唐诗后面的,都很好呀,不过该诗的含义,还请老板不吝赐教啊!”老板蓦地一怔:“于处才高学厚,不会不知道它的含义吧?太谦虚了不好。”于处长谦和地说:“西门局长早就教导过我们,‘一百个人就有一百个画法,百花齐放,异曲同工。’大家各有自己的理解,只想听听老板您的独到见解,大家才有相互学习,共同进取的机会嘛。”西门局长见到热闹,于是笑着命令道:“别谦虚了,快说吧,过分的谦虚等于那个什么?”
  老板还要支吾,被花花一把揪住耳朵:“再磨蹭,姑奶奶给你揪下来!”局长和于处哈哈大笑,贫夫和关民对视一眼,谁也拿不准该不该陪着笑,瞬间的艰难抉择后,两个人都决定不能笑。老板看到花花失态,连忙丢去眼色,花花正在酒精兴头上,哪里肯顾,仍在继续暴露真实面目。西门局长更是乐的合不上嘴:“女作、女诗人就是有脾气,有个性,好啊!呵呵小老板,被美人掐的滋味怎么样啊?”老板一见局长大人兴致来了,便作势道:“怎么样?您别取笑我了,真难受死了,您老不信,让花花女诗人也掐您一下试试?”局长眼睛刷地一亮,忙坐直身子笑了:“我还真不信了,哈哈哈哈。”花花是什么人物,当时就丢开老板,转身冲着局长娇憨一声:“我看你信也不信!”伸手揪住局长的耳朵:“哼,你不求饶我不松手!”局长被揪得侧着大脑袋哎哟哎哟又叫又笑,笑的脸上每一块肌肉都在乱颤,还一边攥住花花的小手一边支支唔晤什么也说不清楚,就是不肯讨饶。见局长玩的开心,于处和老板齐声笑了起来,贫夫和关民也陪着笑了,只是不敢笑出声音。
  局长乐累了,便向花花讨饶:“好了诗人奶奶,松开你的手吧,你那柔嫩的小手再不松开,明天就得给我洗衣服了!”花花明知就里,还装模作样问道:“你什么地方脏了,让我摸摸!”话音刚落,又引大家一阵狂笑,局长笑的差点背过气去,一把抓住花花的左手往那里按了下去:“你就松手吧!”忍了半天的贫夫和关民也趁乱笑了个痛快。花花见好就收,顺势松手,转而揪住老板的耳朵:“你敢笑我?别忘了,你那诗的含义还没有解释呢!”老板一愣:“什么诗?什么含义,算了吧,快喝酒吧姑奶奶。”花花存心想看老板出洋相逗乐,越发使劲猛揪,老板疼得嗷嗷直叫:“我说,我招,全都招,奶奶快松手吧!”花花这才放开手,和大家一道看着老板。
  众目睽睽之下,老板先是大口抽烟,又是整杯地灌茶,死活也背不出那两句了。花花倒也不再催促,饶有兴趣地看着老板窘窘的表演。老板是什么人物,转头对贫夫说:“老贫那,局长大人说过,人要活到老学到老,就在刚才还教育咱们‘要多留意、多观察生活中的细节,才可以见人之所不见,成人之所不成!’呢——我来考考你,刚才我背诗的时候,你留意学习了吗?背出来听听看对不对。”花花连声反对:“姓贫的你不许乱说!你要乱说我就......”老板打断花花的话:“贫夫听我的,快说!”贫夫两头为难:“老板,我怕说后花花掐我的耳朵。”老板大怒:“你的耳朵?也不照照你配不配!再罗嗦就克扣你的工资!”贫夫连忙应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够了!”老板还不忘夸一句:“学的不错!咳咳!我来讲解一下本诗,不,本词曲的含义——车在路上越走越慢,坏啦,出故障啦!汽修厂还在远远的西边呢,没有办法,车上的五名得力干将只好自己动手,在车上车下不停地修索起来。这充分表明了人们在遇到困难后自力更生拼搏奋斗的大无畏精神,也是五千年来中华儿女的精神缩影,与西门局长的诗异枝同根,都是写实的手法。”老板话音刚落,桌上响起剧烈的掌声,花花再次娇笑:“喝一杯,喝一杯。”
  再一杯酒下肚后,局长看着于处长说:“小于呀,你看两位老哥都谈论了对中国文化的独到见解,现在该你了,有真才实学就别掖着藏着,要与大家相互探讨,共同进步嘛!”“对!局长说的对——哎哟!我先去趟洗手间,马上回来。”于处长用眼色带着关民离席而去。“文化保镖,哈哈厕所文化!”局长酒兴大发:“二十一新世纪的领导,准备俩文化保镖还是不错的。”老板敬佩地对局长说:“您老功力非凡,用不着保镖,让敝人敬佩!”局长毫不隐瞒地说:“那是当然,我从来不用保镖,不过嘿嘿,后面也是有教练啊!”两人齐声大笑。花花却没有参与大笑,似乎在低头猛想什么。局长关切地问花花:“花儿,你有什么心事?”正在此时,猛听门外一声巨喝:
  力拔山西气盖世!!
  在座几位冷不防吓了一跳,定神一看,原来是于处长边往里走边吼诗:
  时不利息——利息追不是!
  局长大怒:“喊那么突然干什么?是不是怕晚一步就会忘干净?年纪轻轻的不会忘这么快吧?”于处连连应道:“哪里哪里,好诗就得配好气氛才能产生好效果,这是力量型的诗,就得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方能斩落马下。”“停!”花花显然不满于处长的大吼打断了她的深思,借机报复道:“你要把谁斩落马下?局长还是老板?你这人怎么这么黑?”“是关民,把关民斩落马下!”于处长慌不择言:“我怎么敢对老哥哥不敬呢?”花花真个伶牙利齿:“刚才屋里是我们几个,关民又不在,你少胡说了!”于处长再三讨饶:“我错了,我是在说贫夫还不行吗?我是要把这个姓贫的斩落马下,谁让这老东西没事就讽刺咱当官的。”局长缓了缓神:“小于呀,你的意思我明白,也理解,不过你那一嗓子实在太突然了,不是我说你,以后你得改改,这玩意影响情绪,一晚上都恢复不过来。不过,你那诗还是比较有魄力的,不失为一首好诗!值得表扬。话又说回来,凡事都得把握一个度,过了这个度,效果就反了。现在,你把这个什么力量型的诗诠解一下吧。”于处长一听,立时哭天抢地哀号道:“天那!花花奶奶这一打断,我——关民哪?”
  关民应声念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于处长象吃了定心丸一样朗声道:“三国时期,有个山西大汉名字叫张飞,力气很大,相传能把山连根拔起。我的母亲从小就教导我要爱国,因此,让我联想到了奥运会,我国的举重运动员如能把这个拔山英雄的本领继承下来,何愁金牌不揽,何愁祖国不昌!”于处长越发的慷慨激昂:“我们伟大的祖国文艺,不但能文,更兼能武,文武结合,无坚不摧,定将国学发扬光大!”于处长话音刚落,立时又响起了剧烈掌声——要知道,掌声也是相互回报的,是当今团队和谐的根本标志。局长首先赞扬:“好诗!好诗配好解,好上加好!小于子的拳拳爱国之心[打长嗝]路人皆知呀!”花花插话道:“那是自然了,不要说路人,恐怕连马路对面的人刚才也听到那一嗓子了。”老板也赞扬道:“早就听说于处长一向爱国忧民,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小可,但不知于处的是唐诗、元曲还是宋词?”于处长谦卑地笑笑:“局长在此,唐诗我是万万不敢担当,至于宋词元曲嘛,好说,咱们自家兄弟不必争夺,如果老板哥的是元曲,我的就是宋词,反之亦然,总之我比诸位差的多了,下面,我们请......”没有人打断,于处长突然自己把话断掉:“我们再干一杯吧。”他原本想说请花花女士吟诗赐教呢,忽然觉悟有局长在座,自己万不可惹祸,于是流着冷汗转移了话题。
  局长对花花说:“女诗人哪,请你露一手瞧瞧吧?”花花方才已沉思了半晌,因此胸有成竹,当下轻启樱桃小嘴,不紧不慢徐徐吟道:
  春眠心中痒,
  刻刻把郎想。
  盼君夜夜来,
  莫忘带银两。
  君来奴关机,
  保证不影响。
  女诗人话音一落,众人顿时唏嘘不已,老板连呼:“过火过火。”于处长却道:“过火才是精品。”局长似乎仍然沉浸在该诗的意味之中,眯着眼睛喃喃道:“荤段子,经典的荤段子呀!”花花见众人惊赞,不禁自豪地说:“荤段子才好呀,常言道‘无酒不成席,不荤不成宴’嘛!奴家这是继唐诗宋词元曲之后的清照篇,局长哥哥你说好不好呢?”女诗人边说边动起手来:“局长哥哥不喜欢荤宴吗?”西门局长陶醉地说:“不喜欢?我就象祖上西门庆离不开潘金莲一样离不开荤宴呢!”花花本来正轻轻揪着局长的耳朵,此时突然搂住局长的脸顺势叫道:“天那!我想起来了,我名叫花花,其实正姓潘——攀枝花的花啊。”不论真假,花花一席话把局长给弄的眉开眼笑。局长开心就是老板最大的心愿,老板忙借机站起来郑重地宣布:“不瞒各位,其实今天,正是潘女诗人的生日,如今潘氏、西门再次重逢,不能不说是上天的安排——天意不可违呀!”
   “好一个天意不可违,呵呵,潘啊,这是你二十几岁的生日呀?”局长一边温柔地抚摩着花花的秀发边问,同时左手伸入自带提包中。“二十几?!”花花娇嗔一声:“哥哥如此问话好不羞人!奴家离二十还早着呢,人家年方二八,还是个小女孩呢。”“小女孩?”局长明显不信,却不表露出来:“果真?你可不要骗我,哥哥可是很脆弱的。”花花看到局长的左手缓缓掏出了厚厚的一沓钞票,于是加倍娇羞道:“若哥哥不信,一试便知。”此话引得大家再次爆笑。局长边笑边把钞票重重放到花花手上:“好!早晚一试!我现在还剩下八千块钱,全给你吧,要早知道能遇到你,中午时就不浪费那些钱,索性一并给你算了,来日方长——对了,你的手机号码是?”花花捏着厚厚的钞票,忙放进精致的小包里,顺手从包中取出一张卡片递给局长:“这是人家的号码啦——还是局长哥哥好,哪象他们几个,一点都不关心人家!”局长一听,当时就发令:“难得女诗人过生日,值此举国欢庆的日子,你们两个不会不动于衷吧?”
  对于这些官员而言,万把块钱又怎能当钱?于处长首先赔笑:“女诗人有所不知,我们早就想孝敬您小人家了,只是在局长大人面前,我们怎敢抢先?如今,局长大人发话,我们马上献出,借此证明,我们的贺礼完全是代表了局长大人一片心的。”老板不禁佩服于处长的精明:“于处长如此能干,决非池中之物,西门局长慧眼识贤,不日于处长高升之后,我们再次聚会,还在这个地方,还是这个桌子,不见不散。”说完,老板和于处长各拿出八千元放到花花的手中。局长仗义地说道:“他日小于子提拔上来后,小老板你也别想跑,还有更重的革命任务等着你呢。”三人和花花共同畅笑。
  正笑间,老板突然叫道:“不好!完了!”局长顿时暴怒:“刚说过不要一惊一乍的!!说实话,这些年来我随时都担心出事,最讨厌乍呼!”老板沮丧地说:“局长大人那,不是属下存心咋呼,而是性命攸关,不容不惊啊!”局长敛容问道:“惊从何来?”老板两眼茫茫地说道:“自古有云,才高者必折寿!我等今晚本欢聚一堂,饮酒作诗,指点江山,美人做伴,震古烁今,创新文艺,鬼泣神哭。我等对唐诗、宋词、元曲、清照均作了精彩绝伦的点评,不折不扣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我突然想到,我等才华既如此之高,恐怕离折寿正寝的日子不远了,因此才失禁而悲,局长大人勿怪。”老板此话说完,桌上顿时一片静默,几位诗人都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花花女士还忍禁不住抽噎起来,看她消瘦的双肩在不住抽动,局长的心都快碎了,连声安慰花花:“花花你别害怕,你的文学造诣固然极高,但是总是哥哥略胜一筹,也不知会是枪毙还是雷劈,总该走在花儿前面,妹妹尽管放心可也。”生死关头,花花怎肯就此放心,依然无助地抽泣,局长大人强忍悲痛继续劝导花花。
  一想到即将陪伴几位文坛才友英年早去,于处长眼圈也红通通的好不伤心:“诸诗翁,想吾等才华之高,纵李杜再世,孔孟重生,也难望我等项背,不想却不久于人世,真是天妒英才,好不让人扼腕而痛!”老板问曰:“我久闻孔二其名,但不知李杜先生是哪一位?还望于处明示。”于处伤心间不便答话,于是叫道:“小关子!”
  因关民与贫夫才疏学浅似乎没有折寿之忧,因此可以镇定地回答:“李白是个写诗的酒鬼;杜甫是个吃不饱饭的,都不值一提;单孔子最有名,他有两三千个学生,其中大大有名的学生就有七十二个......”“这么厉害?”老板有点不信:“哪七十二个?”关民登时怔住:“天那!没见书上写过。”老板继续将关民的军:“说是有名,但又没人能说上来名字,看来中国文化是该整顿整顿了!”局长和于处长闻言,纷纷表示赞同。
  贫夫见机会难得,连忙进言:“容小人插嘴,这个孔二,原本是个连职称都没混上的小学教师,也是为了吃饭才东奔西走,他只不过给不少孩子上过课罢了。为什么他能独占虚名呢?是有些学生为了混个稿费和名望,就发表了一些文章记录孔子的言行,归纳起来叫做《论语》。这些虚虚实实的包装,当然都是专挑国君爱听的说啦,孔子那些学生最初的愿望只是想把老师名气捧大,做学生的就好混碗饭罢了,不料哄的国君一高兴,竟然造成后来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可怜家师贫夫子原本是孔子的拜把六弟,论水平比孔子强多了,就因宣扬法家精神而混的至今吃不饱饭。贫夫对事不对人,说句公道话,在座各位领导才华不在孔子之下,亏就亏在没有时间宣传罢了。”
  局长连叫打住:“你这老头说的倒有几分道理,可以打住了。我有一言,诸君静听!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为了不使我们的名字跟着生命一同消失,也当把我等的惊世醒言记录下来流传后世,弥补中华文化的一块空白,如此方可上报祖宗,下慰子孙。虽然我们没有学生,却有下属,今日文化盛会,不妨让贫夫作文以志之,以便我等流芳百世。回头我给有关部门打个招呼,他们不敢不抓紧出版!”于处长拍手赞成,花花更是欢喜的连连叫道:“还有我的诗别忘了一同发表。”老板也表示真心地赞成,同时提议:“局长大人才思敏捷,此事简直好到姥姥家啦,只有一样属下窃以为期期不可——关于这个贫夫,思想有点问题,让这样的佞人作文,万一留下曲笔反而不美,不若请于处的干将关民同志执笔,各位意下如何?”
  局长道:“也好,谁执笔都是一样,关键是要记的全面,不能有所遗缺。”
  于处长连忙安排关民:“关民呀,我一向很器重你,如今局长也对你委以重任,这是你的荣耀。记好,我们刚才的诗、词、曲、照,你一个字不能落下全都写进书里。对了,刚才我们的那些诗论你都记全了吧?切记,中华文艺博大精深,一字之误,将贻笑大方,你万万不能大意曲解了其中涵义!”关民立时答道:“您老放心,那些内容我闭着眼睛都......”眼见领导即将变色,关民忙改口:“我自会闭着眼睛猛想在座领导的大论,绝对不会有误差。”
  老板说道:“于处长心思缜密,考虑的比较全面、周到,但不知咱这书该如何命名才好?”
  于处长道:“历代文学大师都满怀谦虚精神,我看名字谦虚些也好,不如叫做《文艺浅论》?”对于这个名字,老板略感担忧:“谦虚精神是应该提倡的,只怕有些读者水平有限,万一理解失误真把咱们的精品误作浅论就要糟糕。我建议应以诚实为本,还是换一个更合适的名字吧。”
  西门局长略一思索,拍桌定板道:“两位都言之有理,我们谦虚的同时也要以防万一,尽量避免误导群众,题目应该谦诚合并,就叫做《文艺浅论——中国五千年古今中外人文艺术点评精品》,表示本书精罗万象,供世人品评。”
  大家纷纷赞好,只有花花仍不满意,撅着小嘴提议:“不是说要留名百世吗?题目里好象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呀?不能不说是一大缺憾!依奴家之见,不如再加一个副题目,就叫《西门局长、老板、花花、于处群英荟萃文艺圈》。”
  于处长面带难色地说:“花花女士,似乎不妥吧?”
  花花并不理睬于处,而是转头对局长抱怨:“局长哥哥,您看这都什么人那,处处跟人家作对!哥哥你说我的建议好不好呢?”
  局长安慰花花道:“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小于子呀,我们今日之会,可叫做群英会。文如其人,书名按照花花说的我看可行,恰恰折射出我等质朴可爱的儒官本色嘛!”
  老板提议道:“为今日盛会,为祖国文化的复兴而干杯!”大家举杯共尽。
  局长作势道:“稍后你们都不要争抢,由我签单吧。”
  老板和于处一听,这还了得?于处连忙抢道:“我带有现金呢,怎敢劳局长大人破费?”老板也抢着道:“于处不必争夺,我打个电话即行解决。”电话拨通后,老板开门见山地呼喝:“蒋经理吗,现在忙啥呢?......我呀,最近还行,正在新兴宾馆‘廉正厅’吃饭......对,就要结束了......好,再见。”
  于处长敬佩地说道:“老板兄真有胆识!于某以前也是安排供应商埋单,不巧近日单位纪委组织了正风运动,非要我们跟供应商签定《廉洁决心书》......”老板微笑着打断于处长的话:“不就是一堆规定吗?我们也跟所有供应商都签这个玩意了,还摁了手印,哼哼他们哪个敢举报咱?传出去后整个行业谁还敢跟他做生意?别说他们举报,就算内部员工诸如贫夫之流多事举报,这些供应商还得出面辟谣呢!于处长的担心有些多了啊。本人不才,不论是购物还是应酬,哪怕我只买一双拖鞋,只要供应商们听说了,就抢着派人跟过来付帐,这是必须的。”
  局长笑着打断他们:“好了,不用再讨论这点小把戏了,该回去了,花花女士一直在等着我送她呢。”
  贫夫和关民跟在领导们后面,关民阴冷地说:“老贫那,不是我抢你的活,而是你混的实在太臭。”
  贫夫谦卑地笑笑:“我早知道自己名声臭干不了这活,因此才抢话用《论语》引出领导的这本大作,这是专门为老弟你揽的呀。”
  贫夫言毕而去,关民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贫夫作于 2009年9月16日7:08



贫夫的文集】加入收藏书架】 编辑:
《贫夫升官记——群英荟萃文艺圈》编辑点评
《贫夫升官记——群英荟萃文艺圈》会员评论[共0篇]
* 请登陆后评论,评论字数不能大于1000字符。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投稿须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7025408(2008-2020)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83103683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